Search

Content

0 comments

亮了



09年,電話那頭聽完病情報告,
在畫布上黑線條亂畫了聽到的一切,
關於復健要穿的襪子、關於取出的血肉,
關於腦子裡混亂無法整理的念頭,
畫布黑黑的,只有深黑的墨綠色,
要怎麼畫完這幅畫,一直不知道。

10年,畫躲進角落,空白。

11年,為妳畫上了臉,
留住蓬鬆的燙髮,豐餘的身體,
塗掉了微笑。
膚色蓋不住深深的墨綠。
腦子仍然空白。

12年,我放棄了,不想管到底要怎麼畫,
畫了新的臉,又塗掉新的臉。

心底起了新的念頭,不需要畫好,
我可以用上色的時間想念妳,不需要完成,
一層色蓋過另一層,累積想念的時間。

突然間,無意識地塗白了深綠,畫紅了臉,
就這樣,我覺得畫醒了,告訴我不應該黑暗,
暫時的血腥,但預告了暖色起點。

我知道了。
0 comments

靜一下



最近 臺灣這裡很亂
需要 安靜一下

網誌存檔

技術提供:Blogger.

標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