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ontent

0 comments

看起來很慈濟的t-shirt

幫麥阿花設計的主視覺放在t-shirt上很像大愛人在穿的衣服,
工作團隊很認真的穿了好幾天,穿到臭酸的村民褲跟t-shirt,
活像在大學時代辦營隊的日子,音樂劇最後一場,
兩位音樂指導老師很支持地穿上制服照像阿!啊哈哈!

(他們是很厲害的音樂團隊! photo by 零影)

麥田阿花演完最後一場,坐在觀眾席上,我眼睛耳朵一直開很大,
看觀眾的反應,看誰笑了誰又哭了,
聽音樂團隊珍貴的最後一場live,
更用心聽演員唱出的一字一句,
想把每一個漂亮的高音轉音假音全部記下,
(還記得看到一半,終於想出來CD的概念應該怎麼做)
也因為是最後一場,amber很貼心把我們三個塞進觀眾席,
雖然不合劇場工作人員規矩,但誰管你們,
坐在"蜂巢"企劃旁邊,我們很努力的再跟"蜂巢"解釋音樂劇的一切,
讓他們更了解這整部戲的始末,
這是我們支持音樂劇的方式,
默默地在背後把整個音樂劇的呈現做到最好,
把商品設計好,把mv拍好,把前台票務整合好,
用力把音樂劇向外推,
讓更多人看到我們這麼努力合作起來的成果,
戲落幕後把全部掌聲獻給舞台上跟劇場,
但在散場後還是知道坐進觀眾席這件事造成的不快,我有些傻眼,
更多是感到無力,
這半年的工作感覺像是去了半條命卻產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
這些工作成果在結束後像是不存在的樣子,
我們所在意的一切變的很不重要,
戲開演之後,我也開始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常在演出現場做些遊魂在做的事情,
戲演完,再像遊魂最早離開工作團隊。

5/21麥阿花最後一場,
昨天晚上回家,開了地下道mv重看了一次,
看上學期project x的紀錄,
想到這一切的開始是因為一股想創作的動力,
想創作一些可以改變什麼的東西,
但在這所謂的集體創作裡,我期待的並沒有發生,
反之,一直浪費無謂的力氣對抗無謂的事情,
看著實驗室的人一直被壓抑,所有氣往肚子裡面吞,
讓很多本來可以避免的事情影響自己的工作進度,
我們做了看似不需要做,但做了就得做到最好的工作,
做好只是像份內的事情,沒什麼了不起的,
就算做好了,
也沒辦法拉著大夥的手大聲嚷嚷眼泛淚光地說終於做到了這種屁話,
因為這一切無聊的事情慢慢堆積成這龐大的無力感,
到最後衍生出隨你便的心態。

我不懂劇場,但我整體是喜歡這整個大成果的,
只是我想把掌聲留給背後這群人,給今晚慶功宴一起大聲唱歌的人。

前幾天,腦子裡都只有音樂劇的歌,
但今天晚上,香格里拉一直在腦中。


戲演完,會有一段失去生活重心的落寞,
昨晚看完第一支音樂劇的mv,
才發現自己的落寞是這股無力感造成的,
無力去改變什麼,也無力去造成什麼,
沒那麼偉大想做些對大環境有影響的事情,
但為什麼連對自己都做不到呢?
戲還沒開演前,沒時間想些有的沒的,
戲才剛演完,就想逃離,我不想讓這場戲的結束成為最後一根稻草,
但好像也沒辦法了,
每天早上要不起不來,要不就是醒來躺在床上一直想著那些想為自己畫的圖,
為什麼還一直擱在腳邊,上班日就去上班,只是簽到時間越來越晚,
非上班日,會賴在床上一整天,想畫圖也沒力畫,

知道有選擇的空間,但會不斷小聲提醒自己choose wisely,
但什麼才是wise choice,我沒膽承認,
不是想在現實生活中擺爛,
只是想找回想做就去做的guts。



0 comments

麥阿花商品





前一陣子忙了好久的音樂劇成果,
每天盯緊時程、延遲送件也延遲交貨、做夢夢到很多狀況,
常常納悶明明都是這世界上不痛不樣的煩人小事而已...
慢慢地,
從好幾個紙箱換到讓人無言的陳列現場,
調動公務車最後塞進阿寶手工木櫃裡,
第一天黑黑的暗淡叫賣,
到這幾天微黃燈光下有點溫暖但混亂的演出現場,
變成紙袋裡的、手上翻的、送人的、
塞在給姐姐的信封裡、零影相簿裡的,
戲落幕的時間快到了,最後只會剩下很多要消化的網頁資料與報告,
之後還有甚麼事情要做勒?

明明就還很多阿....

ps 流血流汗就是為了麥田阿花
0 comments

阿毛雨



辦公室常看到這種毛毛昆蟲屍體,但一直不知道他是誰

昨晚夢見聽雷聲
剛剛外拍毛毛雨
回來五分鐘黑陰天
傾盆大雨就來了。

網誌存檔

技術提供:Blogger.

標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