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0 comments

新精油圖鑑



去年十一月開工,
到今年三月中才接近完工。

又是一本生得很用力的書,
從最一開始的排版試稿,
(想不起來是何時了,
可能是去年初,或更久之前)
排了好幾個內頁版本,
想跳脫一般圖鑑的呆板,
其中很多狂想,
最終碰到所有圖片放在一起觀看的模式,
終究被打敗。

十張圖的觀看模式,
與一百張圖的觀看模式,
那讀者腦袋中的閱讀順序與理解方式,
必須被考量,
有種你就做出一百種很厲害的版面,
若不行,一百張植物,
卻有幾張跳脫不同版面,
會不會造成誤解,
這是我編排路上最常有的擔心。

所以一開始設定要很活很跳的版面,
這個目標最後是被放下的。


2018上市版

關於封面,
這個黑底其實是被撿回來的。

已經經手前三本植物圖鑑式的書籍,
每排完一本,
都覺得應該是最後一本了,
關於植物的美美封面,
我好像很難再有新的想法了,
尤其經歷前兩年的提案重傷,
還記得第一本的雄心壯志,
立志要做出一本看起來旗艦的植物封面,
效果好像還不錯。

第二本,
有鑑於第一本效果不錯,
出版社要求比照辦理。

第三本,
做第一本的簡體版,
因為對岸的龐大市場,
我更大膽提了黑金版,
(就是下圖)
當初覺得這是可以為肯園在植物書出版奠基的一個好提案,
沒想到的是水土不服,
果然被對岸編輯打槍到天荒地老,
之後陷入好長的死循環提案,
過了好久好久的提案後,
編輯還是說,
可否比照第一本辦理,
他們喜歡已經成功的版本。


草稿版

黑金版被塞進硬碟深處。

第四本,
當肯園再提起黑金版,
也幫忙向出版社表達堅持,
我暗自開心也鬆了一口氣,
老實說,
我口袋裡關於植物封面的戲法已經用盡,
若下一本再來臨,
可能得找其他人生封面了。


黑金版之前的草稿提案

書上市一個月後,
收到樣書,
分別是第一版與第七版,
看到第七版我放了一點心,
因為真的擔心黑底植物書會害人家賣不好。
兩個版本裡面有多印刷技術上的調整,
那是編輯與肯園在背後下了很多苦心的調整,
一本書出版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
向出版界致上我髮線高的尊敬。
0 comments

菜市場的圖



畫了菜市場,
剛好是我這陣子的菜,
主題高雄市的菜市場們,
根本是我家阿....
趕快翻出歷年來手機裡的菜市照,
我愛陪我媽買菜,
不是對菜或煮飯有興趣,
路過雞攤,還要矇眼繞過。

我喜歡菜市場的生命力,
很旺很火,飽和度滿出來的感覺,
老闆與老闆娘的吆喝,
有些真心,有些算計的嘴角上揚,
都美,都想貪婪的記在手機裡。


三鳳中街,
我覺得很像博物館,
放乾屍標本的那種,
特別喜歡晚上去。

本來我為難的畫了個少女在裡面,
因為我很不會畫少女,
尤其長相正常的女形。
果真,少女變少婦,少婦變空氣,
被拿掉了,哈哈。


這是內惟市場,我娘買蛋地。




一開始,
我也像有些真心、
有些算計嘴角上揚的老闆娘,
想把腦中的大紅大紫畫出來,
最後編輯一層一層扒皮,
扒掉我腦中張牙舞爪的菜市,
以小清新作最終呈現,
為此未實現的畫面,
我此生要再創作一本更張牙更舞爪的菜市繪本!

最終版


書本人在這裡─

Bonjour, 菜市場

0 comments

水光鳥影三塊厝


前一陣子完成的作品,
與港仔墘同一個創作團隊,
這個團隊意外的讓我可以畫在地圖像,
不管是不是完整的繪本,
至少稍微穩定走上好好畫圖的日子,
真心感謝。



圖像完整度還不高,
過程中可以感受自己的耐性很低,
一開始的一頭熱,
過了幾個月卻發現拿筆的力氣都嫌多,
所以會發現圖中很多奇怪的線條,
奇怪的造型,
在終點線前,我已經沒有力氣修正。

先這樣,
一個過程就是一個碑,
我會好好收著。




這個故事整個被刪掉,因為顧及在地觀感,
人們總希望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
即使在虛構世界裡,也一樣,
畢竟這世道,誰分得清真假。


我以為的豬公比賽不是我以為的豬公比賽。
去google會大開眼界,
大還要再大,竭盡所能的最大,
我還是沒搞懂,
最終豬公頭上為什麼會放一個鴨頭。






脫衣舞女孩最終被拿掉了,
也是觀感考量,
很可惜。






0 comments

玉皇大大的旁邊


這坨球下本來是一朵花,
畫草圖的時侯很確定它是一朵花,
上色完就毀了.....


放棄一朵花的美樣,
就用一張圓貼紙遮醜,
一遮就搞不清楚自己在畫甚麼了,
但重點不是花,
是還沒放上去的精油瓶啊~~~~
沒有花才是正常的啊~~~

整個過程很像在搭建跨年舞台,
背景很多,
但歌手還沒上台,
硬著頭皮朝完工邁進,
最終效果如何,
都是一頭霧水。


畫完的瞬間,
恍然大悟,
我畫的是玉皇大帝的旁邊啊!
放上精油瓶交稿後,
回頭把我的歌手請上台!



0 comments

被拿掉的大眼睛


政大藝文中心的義工徵選海報,
2018春天版,
本來想放三隻大眼睛,
但老闆覺得太恐怖......
所以換成制式彩球......
這不是我要的健達出奇蛋~~!!!!


0 comments

清朝團花


幫小戶人家做背板,
才認識這類型圖騰,
初步google的關鍵字應該叫清朝團花,
大量可見於清朝高級官服與女服上,
很精緻的繡工,
清晚期〈緙絲團鶴紋女褂〉

重製成平面圖,
畫很多筆刷,
很久沒這麼認真刷筆刷了,
畫完自己覺得挺美,
喜歡上面的植物,不喜歡鳥.....





0 comments

to myself, 30 years old


這篇很恐怖,
在blog草稿挖到的。
挖到時,我已默默走完35歲了。

過去五年花了好多時間畫植物,排植物,
一個花癡在植物圈裡打轉找不到路,
迷著路也走了五年。

記得晚香玉試畫稿後,
動工的第一張是下面這張圖,
那個晚上還蹲在陽台洗衣機旁,
一筆一筆刻畫植物的曲線,
線稿刻完還洋洋得意一番,
因為本來以為自己畫不出來.....


我不是很愛畫細節的人,
偏偏來了這個大考驗,
於是在每次重開機、深呼吸、胸悶悶的一年多,
完成了100多張植物圖。

歐洲赤松
 膠冷杉
月桂

歐白芷根

茴香

 小茴香
岩玫瑰




真的畫得太辛苦,絕對稱得上嘔心瀝血。

.
.
.
.


---------以下是30歲寫完未發的草稿,給自己---------

23:30

從晚香玉到甜杏仁

究竟怎樣的案子需要這樣紀錄開頭到結束?
其實還沒畫下完整句點,
線稿畫完有股想爬上頂樓大叫的衝動。

昨天翻到23歲寫的雜記,
其中一小段寫給30歲的自己,
後面附註了"不知道30歲的自己能不能看懂"
突然以前以為的很遠竟然已是當下,
30歲的自己沒有不懂23歲的自己,
只是簡單的覺得無趣而已,

工作五年,前面三年甚麼案子都像收穫,
後面兩年大部分時間都只剩丟出,
要甚麼我就丟甚麼,
經驗還不足心就空了。
老狗學不了新技巧,
只是疑惑怎麼還沒嗅到心儀骨頭的屑味,
如果腳跛了怎麼前進。

前面細數學會了哪些技巧、哪些思考;
後面想著自己怎麼在這張椅子上變成一棵千年老樹,
鬆了幾節脊椎,傷了多少眼球細胞,

原來不是23歲無聊,是30歲變得無感,
著急了,一但裹足感產生,細微的美好都不再重要。

細微到分辨薰衣草家族、認識唇型花的種種型體,
死盯上色稿,卻像盲者摸象,
不知道下個筆刷塗去哪裡了。

又著急了,deadline定在7/31,
就是那天,提早結束無趣三十。
往31新世界邁進。

0 comments

2018 new wish, only one wish


植物圖整理。

開始整理硬碟,
好好對待自己過去努力過的東西。
2018年新年願望,
好好對待曾經的、當下的,
把所有人事物都當作一回事,
用尊敬與感謝的心態面對,
好好當個善良的人,
真心需要宇宙聽到,
希望身邊的人事物都幸福,
不要讓明年底又痛恨過去的一年,
未來的、未知的,用中庸之道面對。

I only have one new year wish.
I wish you a peaceful 2018.


0 comments

To All My Symptoms 大頭症 圖文展


我是個懶人。
快展完才想到要記錄一下。




To All My Symptoms 大頭症 圖文展
展期]2017/11/04~12/31

作為政大頭的第十年,
感謝肯園給的機會,
剛好第十年做個小展,
趁機逼迫自己正視這個腳色的發展史,
於是成立了大頭的部落格臉書粉專

部落格介紹這樣寫著

"當年的政大人,如今都是大人了。有更大的煩惱,更難的挑戰。有人在原地掙扎,有人轉換戰場。誰還記得大學的第一本行事曆上,記載多少待辦事項,夾了多少電影票根,畫了什麼圖,又寫了什麼詩?轉大人以後,身上的小缺陷演變成老毛病。自我中心又幼稚的人得了大頭症;出席各種交際場的分裂者得了多皮症;下不了臺的表演症患者不斷用求救的聲量在螢幕裡喊著看我;為了保護自己而互相疏離的人們共構出一片恐懼的海洋……一堆毛,各種病。

第十本《To All My Symptoms》要來了!"

時至今日,我要說的是,第十本要結束了。
一個作品做到第十年,
難免到了該重新思考的時候,
要怎麼繼續下一步,
其實還不知道,
只明確第一點是"放不了手",
但只依賴行事曆才開始的創作步調是行不通的,
周末整理十本行事曆,
起了一個倒敘法的方式記錄每本的創作與所思所想,
從明年第一天開始,
從第十本開始往回寫,
希望用一年把十年的創作記錄,
好好寫在dato2008的部落格上,
如果寫了一年,還沒新的想法,
再好好跟他說再見。


To All My Symptoms
描述四種自以為有的成人病,
這是2017年年中開始有的自我反省,
對在工作與生活裡浮沉的自己是很重要的課題,
希望有幸能陪伴一起浮沉的行事曆使用者好好過完下一年。

展覽還剩幾天,
2018第一天準時撤展,
做為新年的第一份工作。




展中很重要一點是文案展示,
文字作為展品,需與圖像等重,
不能讓文字淪為配角的做法就是.....
讓字突出牆面。

若隱若現的疾病名稱,
襯在文字的底部,
垂掛在圖像旁,
風吹飄阿飄,
像這些病的不切實際,
哀痛沉吟硬生生掛在自己腦門上,
想要提醒自己,卻不想正面面對,
我們都病的不輕,卻能無事般穿進穿出每個日子。







備展中


需要十張小卡,證明政大頭問世十年轉變。






佈展中




手癢,在下面畫了一張臉,
絕對沒人發現。 


展覽地點:肯園溫州街小聚場

網誌存檔

技術提供:Blogger.

標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